北京新闻

19年监禁广东人42665黄大仙论坛大庆人获释揭秘监狱

“我在此呼吁国际社会和有正义感的人们关注监狱的呼声,唤醒世界,呼吁正义尽快到来,呼吁法律援助,把黑龙江监狱的囚犯从泥潭中解救出来。

“这是一名因入室盗窃被判死刑的囚犯服刑19年后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

58岁的张承安来自黑龙江省大庆市,他于1999年因入室盗窃(杀死一名腐败官员)被判处死刑(另外两名共犯已被处决)。此后,他经历了四次监狱转移(黑龙江赵信监狱、牡丹江监狱、大庆监狱和齐齐哈尔监狱)。经过19年8个月的监狱生活,他亲眼目睹了内地监狱的黑暗。他做的第一件事是用他的真名报告监狱的黑暗,并为被殴打致死的两名囚犯报仇。

他告诉记者他在监狱里目睹的黑暗场景。

根据周毅的计算,张承安带领100多名囚犯在牡丹江监狱外绝食抗议争取权利。2001年,张承安从赵信监狱转到牡丹江监狱。当时,牡丹江监狱没有正式的监狱区,设施仍在建设中。直到2004年,正式的监狱区才得以建立。

从27日到17日,监狱的中队长殴打了15人。中队长用他培养的一帮暴徒殴打其他囚犯。他停下来之前把每个人都打死了。

囚犯们再也无法忍受了,冲突终于爆发了。

“大约下午两点钟,当(囚犯暴徒)袭击第15个人时,我们爆发了。当然,我们不敢打警察,所以我们打倒了几个囚犯暴徒。后来,警报响起,防暴队和武警来了。

”张承安说道。

事件发生后,四名反叛的囚犯被关进禁闭室,其中两人立即获释,减刑。如果他们这次被关押,他们的刑期将被取消。

“这四个人被中队长认出来了。他(中队长)非常害怕,藏在房间里,认出了窗口的四个人,四个人被逮捕了。

“中队长曾经对我说,他曾经用鹤嘴锄杀了七个人。牡丹江监狱的囚犯过去常常在监狱外做工程工作。不管谁做得慢,他都上去杀了一把鹤嘴锄,推了一堵墙。据说他被杀并火化了。就这样,他的绰号是四个卫兵之一。

“张承安后来和其他犯人讨论过,不能让四个人被禁闭,必须把他们救出来,最后决定绝食。

“我们就一个要求,把大队长、教导员和中队长全部撤换,我们中队一百多名犯人都绝食了,我把打回来的饭和发糕、菜汤直接从楼梯那里给下去了,天天这么倒,从楼上滚下去了,我们就是不吃饭,我带头绝食,还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司法部,另一封给检察院,我还写了一封遗书。“我们有一个要求,大队长、指导员和中队长全部更换,我们中队的一百多名犯人绝食,我把米饭和糕点、汤直接从楼梯上打了下来,所以每天,从楼上滚下来,我们就是不吃东西,我带头绝食,还写了两封信,一封是给司法部的,另一封是给检察院的,我还写了一封遗书。

“绝食三天之后,监狱终于同意了他们的请求。大队长、教练和中队长都被替换了。到目前为止,袭击受害者的中队长负责检查门口的车辆。

四名囚犯被释放,被减刑的囚犯也被判刑。

“这是我们的胜利,但监狱也给了我们第二次机会。我们绝食者已被转移到监狱。那些开始打人的人也被转移了。刑期已被减刑。之后,我来到我身边。我说我不想搬家,就呆在监狱里工作。但是大队长说我影响太大,太挑衅了。然后他把我送到监狱医院,和老人、弱者和病人呆在一起。

”“你为什么不把我转移到监狱,因为我有两封信,是护身符,我说可以随时随地邮寄,我说你是非法的,必须处理非法的。

“我在医院呆了不到一年(后来转到大庆监狱)。我不必参加医院的工作。我每天躺下来看书和看电视。如果我能去食堂要求为自己做饭,我们可以带上电炉,这意味着让我闭嘴,让我远离其他囚犯。

张成于2006年1月被转移到大庆监狱,大庆监狱两名囚犯“心灰意冷、死于非命”的事实令人满意。

他告诉记者,外面的人知道大庆监狱可以花钱减刑,所以很多犯人都在想办法进入大庆监狱(成功转移到监狱至少需要3万元)。

当时,他听说减刑目标将在5000元(人民币,下同)到7000元之间。只要你愿意花钱,就会有人给你减刑。如果年度考核得分达到36分,你可以获得减刑。此外,刚刚入狱一年多的恋爱罪犯可以获得减刑。许多被改造多年的囚犯不得不等待评估分数达到36%,然后“视天气情况”回家。

到达大庆监狱后,他看到了这里的黑暗。他没想到监狱长的监狱恶霸会减刑,释放死者,假释回家。

他告诉记者,2007年,大庆监狱第三监区(典狱长朱瑞)的减刑名额被卖到1.7万元。

在亲眼目睹大庆监狱的黑暗之后,张承安苦涩地说:“令人震惊,数不胜数。

“2010年1月,年仅20岁的绥化本地人刘忠义刚刚抵达周年纪念监狱第七监区。一天,他在洗澡时与老囚犯潘某发生了肢体冲突。结果,他被老囚犯潘某和刘谋殴打。

年轻的刘忠义不服气,拼命反击。最后,袭击者向值班警察报告。刘忠义被命令躺在地上。警察挥动橡胶警棍,狠狠地打了他一顿。当他累了,他用脚踢他。刘忠义被无声地打败了。当他被送往医院抢救时,他已经没有呼吸了。

张成和其他囚犯在医院量血压时,亲眼看到了刘忠义背上的伤疤和脚后跟上的痕迹。

那时他们什么都明白。就在这时,张承安听到医院和第七病房的警察在讨论刘忠义的诊断,是“心脏衰竭”还是“心脏病”?最后,据说刘忠义患有心脏病,在没有告诉全世界的情况下得到了“适当”的治疗。他的家人得到了30万元的赔偿,却置之不理。

两名打人的囚犯被关在禁闭室后,他们通过秘密行动服刑后被减刑或释放。然而,监狱区的负责人被提升为生活和卫生部的负责人。他们中没有人对监狱犯罪造成的重大监管事故负有法律责任,该事故造成人员伤亡。

2011年,同样的事件在大庆监狱重演。

同一天早上7点,第六监狱的犯人谢金凤正在吃早饭。另一名犯人任某看到谢金凤欠他钱,正在吃肉。他开始互相咒骂。最后,这两个人打了起来。任某的“大哥兄弟”(雅某、高某、李某)在监狱里一起玩耍、拳打脚踢。在场的所有犯人都听到了谢金凤的求饶声,但袭击者直到谢金凤的脸变形后才停下来。

谢金凤被送往监狱医院抢救。犯人头目陈某说,谢金凤被允许拿2000元作为赔偿。谢金凤不同意,说“除非你杀了我”。医院里光天化日之下,四名袭击者再次殴打谢金凤。最后谢金凤被扔在水泥地上,车间里没有人未经任何处理。谢金凤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躺了一整天。监狱长李渭南听说此事后,走到谢金凤身边看了看,踢了谢金凤一脚,说道:“当时一天下来,其他犯人发现谢金凤奄奄一息,很快就向负责车间生产的副班长吴象汇报了情况。谢金凤在去监狱医院的路上去世了。

涉案的陈某和四名袭击者被关入禁闭室后被转移到大庆看守所。张承安等人当时也受到法律制裁。然而,三个月后,这个案子发生了戏剧性的逆转。据说谢金凤在工作时意外“摔死”。这四名杀人犯最终被减刑和减刑释放。

张承安还透露,为谢金凤的死提供假证词的囚犯孙某和关某也已被释放回家,刑期和奖励均有所减少,而拒绝提供假证词的赵冀龙并未获得减刑,只能依靠评估“取决于天气”才能回家。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一个受益囚犯,绰号“大烟鬼”(Big Smoke),他跑进禁闭室来“隐藏”因赌债而产生的债务。当检察官在禁闭室传讯谢金凤的时候,“大烟幕”在走廊上窥探以找出传讯的内容。他前后勾结,以假乱真和徇私舞弊为监狱做出了“巨大贡献”。因此,在他被监禁的六个月里,他获得了减刑和释放,并得到了6分和6分的一流评估。

另一名逃犯郭谋谋也在谢金凤的案件中利用他的非法证据威胁监狱和检察机关,并要求假释,否则他将把证据送到北京,最终他得到了他想要的。

张成安还透露,谢金凤案件发生后的第二天,监狱控制室主任兼监狱司副司长张学军前往两个犯罪现场,取走监控录像并销毁证据。

发表评论